喉嚨痛

Image hosting by Photobucket
GRD

昨天因為林老師一年三度的訪日(其中一度),再度跟這位有些傳奇性色彩的老師見面,不免嘻嘻哈哈地東走西走,所以不小心又去了一趟嵐山。並且與老師的另一位學生阿財有一種奇妙的話題相同的感覺,人生阿,真是一種奇妙的東西.....(我當兵時的直屬學長也叫做阿財,根據我當時對壞人的認知來說,這個學長可真算是個壞蛋了...直到我認識了蘇大博士之後才又被迫更新了我對壞人的認識)

第一次跟老師見面是在嘉義,當晚就衝到華山去夜飲咖啡,那一片漆黑夜裡的一杯咖啡,大家就這樣邊喝邊聊天真好一個沁涼如水的夜晚...!!幾年前呢?2004年的夏天,然後第二天有五個人就去墾丁,哈哈哈哈,夏天當然是墾丁好,到了墾丁玩水浮潛三合一又便宜,真想找人每年夏天都綁架我到墾丁哩。回顧這樣的歲月我真是大玩小讀不是ㄇ,慚愧慚愧。偏偏畢業在即想到可能就此離開日本一去不回....八?就更想去去一些自己本來想去又沒有那個所謂"契機"的地方。

好像自己有一點放不開阿,灑脫自在的生活真是離自己愈來愈遠,愈來愈多放不下心的事情找上了我,應該是已經一頭栽入社會的我而還是學生,這樣的不安產生了一點點這樣的矛盾吧。在我還不能處理這些討厭的心情時又一點一滴的流失我的學生生活,到現在才驚覺原來我的京都大學的學生身分多麼寶貴,以後想以一介學生的身份進入京大圖書館借一本書都有多困難阿..?我應該更以我是驚大聲為榮的。

我應該更不被這些煩人的事情干擾,那些討厭的人就讓他去吧,那些討厭的事也讓他去吧,我也沒有審判你們的權利,我只夠資格好好看著我頭上的天空,那即是我唯一該做的事情。
[PR]
by ilovebear | 2006-04-15 23:02 | 日日 好 日


<< 林老師 傻傻的你們 >>